欢迎您的访问!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财神爷开奖结果 >

无形者《如果我是DJ》(六) 悬疑科幻七天乐

发布时间:2019-10-07 点击数:

  故事发生在人类已经大规模移民外星后的未来地球,这里异像频发,身为警探的主人公踏上寻找真相的旅途。

  在前面的故事中,主角肖和警探本杰明发现DJ的陨落是人为所致,而那个陨落的DJ,正是渡边怜子的父亲... ...

  有什么话想对不存在科幻说?欢迎来留言~*也可以添加未来局接待员微信:FAA-110,在“不存在科幻”小说讨论群中参与小说讨论。

  无形者 制造于1994年,存在主义之拥趸,偏爱融入宗教、哲学、心理学与社会学元素,写作风格受PKD、威廉·吉布森影响较大,也钟爱罗杰·泽拉兹尼和丹·西蒙斯诗歌般的语言。

  肖和本杰明不安地望了彼此一眼,声音随风而来,来自石林之外,仿佛近在咫尺,又远在天边。

  他们冲出石林,夜晚的沙子已不再滚烫,躁动不安的情绪却如恼人的火苗似的在心中蔓延。空气中有暗香浮动,冷风呼啸而来,呜呜咽咽如挽歌,不知何时,沙漠中已插满火把,暖黄色的火光错落有致,铺出一条火焰之路。

  “这是幻觉,”肖附和道,“这一定是幻觉,但这不是什么小把戏。”他皱起眉头,细细思索,“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呢?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理,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种所谓的超能力。”

  他们踏着黄沙,沿着明亮的火把一路前行。路的尽头有一处祭坛,祭坛中央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篝火,火焰后有一道模糊扭曲的人影。他们走近了看,却见渡边怜子坐在一张墨绿色的藤椅之上,全身涂满动物乳汁与油彩绘制而成的神秘符号和妖异纹路。

  她胸部饱满,腰肢纤细,却又不着寸缕,那一条条密集的纹路恍若大脑的沟回和褶皱,更使她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原始野蛮的气息。

  肖从那具赤裸的躯体上看见了“得到”和“失去”,本杰明从那些符号和纹路中看到了“熵增”、“衰老”和“宇宙末日”。

  黑夜中传来若有若无的鼓声,那是心脏狂跳不止,惊慌的情绪像一只无形的幽灵在内心尖叫着正欲破体而出,却又受限于血肉骨骼和物理现实。

  肖迷迷糊糊睁着眼睛,仿佛看到篝火中有无数张人脸化作法老的面具在对他无声微笑,渡边怜子身上的彩绘活了过来,那是密集恐惧的根源也是童年噩梦的阴影。他在漆黑深邃的夜空中望见了明月的内在逻各斯——皎洁的月光隐隐透露出大脑的形状。

  渡边怜子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们。“解放死者,”她微笑说,“对,我要解放死者,让天上这些DJ回归虚无。”她低着头诡异地看了他们一眼。

  “DJ郁夫的坠落是你暗中捣鬼,对吗?”肖充满憎恶地盯着她说道,“我真不知道,究竟是怎样的人才会让自己父亲的脑波电台坠入大气层,那是他与世间唯一的联系了,不是吗?”他讥讽道,“难道你心怀不满,愤怒于父爱的频率不仅是为你一人独享?”

  “闭嘴,你又知道些什么?”渡边怜子猛地抬起头,一绺发丝垂落于眼角,“你什么都不知道,只是胡乱推测,被动接受那些DJ经纪公司的洗脑,你知道对于死去的人来说,不得安息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吗?”她厉声叱责,状若疯狂,“科学!技术!人们用这些东西强留已死之人,从这些死者身上寻求慰藉,可是,你知道为了缓解活人的孤独,死人付出了多大代价吗?

  “我的父亲告诉我,他被困在生死之间,他很痛苦啊,我必须得帮他。我发誓,坠落不是个例,事实上,坠落还会继续发生,天上这些死去的人终将安稳地沉睡,你们阻止不了我的。要我说,艾米丽也是DJ,你太自私,不懂得放手,才会让死者倍加痛苦。我的天,难道你真自以为正义?你的快乐是建立在死者的痛苦之上,我要你明白你比我更糟糕。”

  这不可能,肖在心中大声呼喊,不,我不相信你。艾米丽!艾米丽!如果你在的话,请大声回答我,请对我说话,请在我耳边告诉我这不是事实!

  “这是事实,”渡边怜子怜悯地说,“这就是事实,艾米丽不忍心戳破你构造出来的幸福泡泡,因为她爱你。”她咂了咂嘴,叹息道,“即使是死后,她仍旧爱着你。可是,你辜负了她,把那份爱意践踏进恶心作呕的人形泥沼里。怎么?你还想着对抗我们吗?或者,你要加入我们?”

  “肖,别听他的,”本杰明低声说道,“她在迷惑你,用言语扰乱你的心智,就像之前用各种潜移默化的暗示催眠你一样。”

  “本杰明上尉,你真的这么想吗?”渡边怜子又看向本杰明,笑嘻嘻地说,“事实上,劳伦斯也是我们的人,所有的DJ都是同一阵营的人,他救你只是因为——”

  “闭嘴!”本杰明从黑色尼龙枪套中拔出电能枪,准星死死锁住渡边怜子的脑袋。

  “怎么?你不敢听下去了?”渡边怜子抬起下巴,轻蔑地说,“你只是一个可怜的、可悲的宇宙被害妄想症患者,你永远杀不死容纳我们的宇宙,这是你的悲剧宿命。反抗有意义吗?”她捂着嘴巴,吃吃笑道,“没事,来吧,开枪,我一点儿都无所谓,你杀不死我就像你杀不死宇宙,宇宙是你的立身之地,你的力量和勇气在我面前无济于事。”

  “闭嘴!”本杰明恶狠狠瞪着,眼中仿佛喷射出火焰,“我讨厌磨叽,也讨厌被别人刺激。”他扣下扳机。

  刹那间,一束蓝紫色的电光经定向放电枪管导向渡边怜子。空气中散发着阵阵焦味儿,灼热的电流恣意蔓延,仿佛咆哮的巨蟒试图撕裂路过的一切。然而,这种可怕的威力也仅仅只是止于声势,蓝紫色的电流束一头撞在一堵无形的空气墙上,便随之消散于无形。

  “你瞧,我并不在乎,也不怕你。”渡边怜子高傲地说,“我可以读取你们的想法,我知道你伤害不了我,因为父亲的神力庇护着我。”她站起来,开学季重庆苹果8 国行手机仅售3280元,张开双臂,“来吧,你们两个,既然到了这里,不如和我一起见证分娩的奇迹。”她的小腹迅速鼓胀起来,像充了气的皮球,又像怀孕的少女。

  “不,这一切都是假的。”肖突然说道,“我不相信你。你能知道我的想法,是因为DJ郁夫曾是负责我的DJ,他熟知我的脑波。”他握着拳头,大声说道,“我不管你想玩弄什么把戏,我都知道这一切只是幻觉。”他继续说道,“巴拉克上尉那一枪,之所以没能打中你,就跟你一枪打中玻璃惊动那些变异生物一样。”

  “眼前的祭坛不是祭坛,”肖扫视四周,大声说道,“我们看到的篝火也不是篝火,这些都是幻觉。渡边怜子是怎么来这里的?该死,她当然是乘坐飞梭来的,所以祭坛实际上是飞梭,篝火实际上是飞梭的内部照明灯,而我们在飞梭外,她在飞梭内。众所周知,玻璃是绝缘体,从来就没有什么神力,本杰明尚未只是一枪打在强化玻璃上。我说的对吗?渡边小姐?”他嘴角上翘,浮现一抹微笑,“这就是为什么刚才我们陷入幻觉时,你没能对我们动手,因为你手中的也是电能枪。”他掏出自己大威力动能手枪,“现在,你要不要试试我这把枪的威力?”

  “冥顽不灵,”渡边怜子挺着大肚子,冷哼道,“你尽管试试。我不怕你,肖,你杀不了我。”她低头抚摸肚皮,眼中流露出暖意。

  又是这样,肖厌烦地想,每一次,你想说服我的时候就假扮柔弱以此来博取我的同情。但是,遗憾的是,我不会再上当了,因为我有办法解决,我有办法验证我说的究竟是真是假。

  “巴拉克上尉,关掉你的颅内收音机。”肖冷笑一声,左手摸了摸耳垂上闪闪发光如耳钉的指示灯,“幻觉不可能平白无故地产生,我想明白了,既然渡边郁夫入侵了我的脑波,自然就能在我们的脑中构建这些幻觉。”他自信满满地说,“关掉它,我们就能看见真实。”

  这意味着他们远离死者,远离陪伴,也远离人生导师。同时,关掉颅内收音机,还意味着孤独、恐惧、慌乱、迷茫等多种情绪一口气涌了上来,充塞于心底。

  这滋味并不好受,但好在此时此刻,带猴字谐音的成语,他们不是孤身一人,社交关系也并未真的消失,因为并肩作战亦是一种不赖的尝试。

  现在,活人又是活人了,与死者无关,随之消散的还有暖黄色的火把、神秘简洁的祭坛和明亮异常的篝火。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架表面坑坑洼洼的飞梭,熵增的力量已经不再只是单单影响尸体,而是侵蚀世界。

  渡边怜子坐在驾驶座上,而不是藤椅之中。然而,虽然少了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纹路,但她还是挺着一个大肚子。一道朦胧迷离的白光透着她的肚皮钻了出来,子宫中孕育着大脑,光线凝聚成人脑的模样。

  “我也糊涂了。”本杰明困惑地说,“祭坛、篝火都消失了,这说明你猜得都对,但是,为什么渡边怜子的肚子还是鼓着的?”

  肖举着枪走了过去。“除非,你一开始就是怀孕的,”他说道,“你只是让DJ郁夫掩盖了怀孕的事实,但是为什么?”他打开飞梭,枪口指着渡边怜子。

  “不,没有什么掩盖事实,”渡边怜子一脸无动于衷,平静的语气下却隐藏惊涛骇浪,“答案就在壁画上,这是你犯下的错,去问问你的艾米丽吧。”

  肖摇了摇头。“在解决你之前,我不会打开颅内收音机。”他说,“你骗不了我了,渡边小姐,我不会再信你的花言巧语。”

  “这没有道理,肖,”本杰明蹙眉说道,“我记得在这一切发生之前,渡边怜子并没有任何怀孕迹象。至少一周前,脑波电台尚未坠落之时,她的小腹还是平坦的。”

  “难道我们还在幻觉之中?”肖狐疑地盯着渡边怜子,“本杰明上尉,麻烦把她铐上,我来做,我们之中只需要一人打开颅内收音机,而只有我才能联系到艾米丽。为了保险起见,我把枪给你。”他将自己的动能手枪递了过去。

  “上尉,你能带着她回避一下吗?”肖扫了一眼飞梭,解释道,“这上面有通讯仪,可以拨往火星的DJ经纪公司,在那之前,我想先撤掉艾米丽的过滤网。”

  “您确定吗?先生,”DJ经纪公司的仿生工作人员说道,“我是说,还没有人这么做过,过滤程序将保证DJ们的情感更积极更主动——”

  “能冒昧问一下为什么吗?”仿生客服的脸上洋溢着过分热情的假笑,“抱歉,但这是必须的流程。您有权行使您的权利,但同时,您也有配合我们改进产品的义务。您的每一个建议对我们来说都弥足珍贵。”

  “为什么?没有为什么,”肖恹恹说道,“仅仅只是因为我要的不仅是关怀,我要的是一个更完整的人。”他耸了耸肩,“我的DJ是我的妻子,我爱她,不管我们一起经历的是美好还是痛苦,那都是我们一起得来的人生。我想我需要的不仅是无微不至的关心,我还需要她的埋怨、她的啰嗦和她的小脾气。”他认真地说,“这就是人生,人生有好也有坏,现实不是童话,我不想自欺欺人,也不想活在一个虚构的完美气泡里。”

  “完整?自欺欺人?”仿生人员歪着脑袋,眼中流露出疑惑的光,“好吧,虽然我不明白,但我会记录你的宝贵建议,至于您的需求——”它顿了顿,重新露出快活的假笑。“好吧,您的需求将被通过,”它眨了眨眼睛,俏皮地说,“谁让顾客就是我们的上帝呢?”

  肖松了一口气。“什么时候生效?”他捏了捏自己的耳垂,闪闪发亮的指示灯宛如一枚发光的耳钉。

  “现在,”仿生工作人员笑道,“从此刻起,更改已经生效。” 他那僵硬麻木的死鱼眼再次灵动起来,碧绿色的眸子在夜中闪烁着动物般的精光,程序化笑容再度于他唇角绽放。

  肖挂断电话,打开颅内收音机。刹那间,阵阵白光从视野边缘荡起,强光令他下意识闭上眼睛,浓重的倦意却在心中泛起。

  “噢,去你妈的,肖,”艾米丽抬起头,红着眼睛说道,“当然是我,你这该死的混蛋,我早就想好好揪着你的耳朵教训你一顿了。”她说着便真的扯着肖的耳朵,幸福的疼痛感令他觉得是如此真实。

  “住手!”肖龇牙咧嘴,大声求饶,“艾米丽,痛!”他喊道,“告诉我,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?你是真的吗?”

  “你在快速眼动期,这是梦。”艾米丽神色一黯,低落地说,“毫无疑问,我已经死了,你让人把我制成了DJ,可是,我怀孕了,这就是我一直想要告诉你的事实。”她痛苦地闭上眼睛,“你不仅把我变成DJ,你还把那个未出生的孩子变成了DJ,这就是一切混乱的根源,你不该这么做的。”

  “你怀孕了?”肖瞪大眼睛,焦急地问道,“你说我把那个孩子也变成了DJ?”他惊慌失措地说道,“孩子呢?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自己竟然做了这样的事。”

  “我不确定,”艾米丽摇了摇头,迷惘地说,“那个孩子和我们这些DJ都不太一样,他是未出生的生命,也是归于虚无的死者,他处在一种神奇的叠加态,这使得他能做到许多DJ做不到的事,也拥有许多DJ享受不到的自由。”她失落地说,“他是一个好孩子,打算替我们所有DJ解决半死不活、不得安宁的困境,可在他吃掉了DJ郁夫之后,却不知所踪。”

  肖突然想起那些壁画。如果那些都是真的呢?他情不自禁想,如果我看到的那一切真的是古人经历的呢?不是用来迷惑我,而是为了告诉我一个事实。也许,的确存在这么一个事实,那个未出生的孩子在吞了DJ郁夫后坠入大气层,却随着脑波电台一起意外掉到了遥远的过去。好吧,他本就不算活人,但他也不是死者,或许他还存在,直到现在,依旧等待一个出生的机会——

  “我知道那个孩子在哪儿了。”肖大声说道,“艾米丽,请务必让我醒来,我想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。”

  “好吧,”艾米丽吻了吻他的额头,轻声说道,“我会在天上看着你。还有,肖,这件事之后,让我走吧,让所有DJ都走吧,死亡之人不可强留,这是宇宙大爆炸以来亘古不变的自然规律。”

  “你知道吗?”艾米丽温柔地注视着他,“肖,我们是人类。我们善良而又自私,我们伟大却又渺小,我们奉献,我们贪婪,我们付出,66777现场开奖结果简直比国足还要奇耻大辱。,我们索取,这就是我们,这才是人类,活人也好,死人也罢,摒弃任何一面的我们都是不完整的。”她凄婉一笑,“可DJ又算什么呢?DJ们不具备负面情绪,就像一个个只懂得加油鼓气的快乐麻瓜。这是自欺欺人的谎言,就像苍蝇溺死在甘甜的蜂蜜。我不是人,人应该具有两面性,我们的善和我们的恶不可分割,如果不存在欲望也不存在那七种原罪,那么人就不能称之为人了。”

  人类偏向于用虚拟之物填补空虚,可DJ亦是真实。诚然,活着是一件很孤单的事,少了DJ的陪伴,一个人就不得不面对人生的各种不幸,并独立做出影响自己一生的重大抉择。

 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(独家授权/一般授权),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,包括但不限于“不存在科幻”微信公众号、“不存在新闻”微博账号,以及“未来局科幻办”微博账号等

三肖中特| 白小姐论坛网| 刘伯温网站| 开奖结果| 万众堂| 慈善网现场开奖| 一肖中特| 心水论坛| 香港管家婆| 苹果报彩图| 红姐论坛| 香港四海图库| 白小姐龙卷风| 牛牛高手论坛| 手机最快报码室|